乐清一市民跑了一百多趟办不下一本不动产证

乐清一市民跑了一百多趟办不下一本不动产证

时间:2020-03-24 06:01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乐清一市民跑了一百多趟办不下一本不动产证

浙江新闻

发布时间:18-11-26 14:22 浙江日报报业集团

2018-11-26 14:14 | 法制日报 | 陈东升

从2016年4月开始,头尾三年30个月,陈正辉往政府部门跑了一百多趟,至今仍办不下一本不动产证。

陈正辉是乐清市虹桥镇港沿村村民,因建虹港路老房子被拆迁,而获得了两间地基,占地面积85.56平方米。在得到当地国土、规划建设部门批准,取得工程规划许可证后,他于2015年年底在此地基上建成二间五层楼。

乐清市测绘院第一次测绘后认定,陈正辉新盖楼房建筑面积645.15平方米,比原批准的建筑面积622.18平方米超出22.97平方米。

“超出的这22.97平方米,是我在五楼建了一个通往楼顶的楼梯间,我们这里盖楼一般都这么干的。”陈正辉说。

2016年3月30日,陈正辉开始了他长达三年的办证之旅。

这天下午,他和儿子跑到乐清市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虹桥管理所,递交了测绘报告,请求依照通常做法,作打阴影处理或补缴罚款,通过规划竣工核实后,去领不动产证。

跑了两三次,时任虹桥管理所所长瞿康胜回答说,有人举报你们家盖房移位,需要重新测量后,才可决定是否通过规划竣工核实。

应瞿康胜要求,乐清市测绘院先后四次到陈正辉家现场测绘,得出的结论是:新盖楼房没有移位。建筑面积645.15平方米、高度16.6米,面积、高度分别超出22.97平方米、1.6米。

虹桥管理所经办人沈少荣对记者说,他和分管副所长两次都在会上提出,参照乐清市相关文件规定,陈正辉这种情况可以通过规划竣工核实,但所长瞿康胜让他们先放着。

陈正辉出示了乐清市测绘院出具的《建筑房产面积测量报告》对记者讲,原乐清市住建规划局局长朱志成在上头签署了意见:“请虹桥所瞿所长协调处理。”瞿康胜接过报告后随手丢在一边,说“我就不相信你家建房没有违章。”

到了2017年9月,乐清市搞改革,把办理不动产证的前置罚款权限从住建规划局划归至新成立的综合行政执法局,这令沮丧中的陈正辉看到了新希望,便兴冲冲从青海跑回老家,向市综合行政执法局虹桥中队递交了相应资料,希望通过罚款,尽快办理不动产证。

“从2017年9月开始至今,陈正辉确实先后四次向我们递交要求处理违章、补办手续的材料,我们也按规定,及时发函向虹桥管理所征询意见。”虹桥中队指导员余督敏向《法制日报》记者介绍,对方前两次的回复都认为陈正辉家的新房建筑间距符合规定,审批依据符合当地规划,但第一次只有经办人签字,没有所长签字、盖章;第二次有公章但没有所长签字,所以上会后,都通不过。至于后面两次,直到今年9月21日,对方均没有回复。

“后面两次,去年12月和今年4月的收件都是我经办,当时,我们的《规划初审意见》都已打印好,认为陈正辉家处置建筑基本符合规划补办条件,请所长审批。”沈少荣对记者说,至于所里有没有把《规划初审意见》回复给虹桥中队,他就不知道了。

记者电话联系瞿康胜要求采访,瞿一口拒绝,让记者去局里采访。

“我们没有接到虹桥执法中队关于陈正辉家建筑处置的征询意见函。”今年9月21日,乐清市住建规划局及虹桥管理所相关人员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一致矢口否认虹桥执法中队四次发函征询处罚意见这一事实,认为陈正辉迟迟办不了不动产证,是他自己违法在先,处罚和补办责任也在综合行政执法局,与他们没有关系。

耐人寻味的是,乐清市住建规划局刚否定完虹桥执法中队发函征询这一事实,却又于记者采访后第二周,以虹桥管理所名义给虹桥执法中队发了一回复函,称“规划征询意见书已收悉。”“存在超合理误差的情形。”“请你中队依照《浙江省城乡规划条例》《浙江省违法建筑处置规定》及相关规定及时依法处置。”

“虹桥管理所的规划初审意见每年收到八百余件,像这样的神回复第一次碰到,审批资料全给丢光,答复含糊抽象,我们根本无法办理。”余督敏对记者说,“其实,我们执法中队的职能就是罚款。虹桥管理所给我们的意见历来只有两种:符合的,罚款办证;不符合的,退件给申请人。从来不像这次这样抽象。什么叫及时依法处置?这不是给我们甩锅吗?”

“陈正辉家的事情其实并不复杂,面积超22.97平方米、高度超1.6米,这种情况在我们虹桥一带并不罕见,属于超出合理误差范围,一般都是罚款发证。”余督敏拿出一份《规划初审意见》对记者说,“你看,这是虹桥规划管理所今年4月23日的回复。这户人家,批四层建五层,面积超了200多平方米、高度超了4.31米,虹桥规划管理所的意见是基本符合规划补办条件。我不知道陈正辉究竟得罪了谁,规划所怎么就是不同意给他罚款办证呢?”

“陈正辉得罪了周明明,就得罪了瞿康胜。”虹桥镇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村干部对记者说,瞿康胜有次特意对他说:“你让陈正辉他们别再告周明明了。只要周明明谅解了,同意了,我们马上就给陈正辉办证。”

记者采访了解到,瞿康胜口中的周明明系乐清市企业家、温州市第十二届人大代表,2008年在农保田里违法建别墅,被陈正辉等一批村民举报,虽然当地媒体多次曝光监督,虽然当地法院早已作出强制拆除行政裁定,但十年过去了,此豪宅仍屹立不倒。

与此相对,是陈正辉跑三年而不得一证。陈正辉远在青海经商,是青海省浙江商会理事。他对记者说,为办不动产证,他往返家乡二十多次。三年间,他跑规划所,跑执法中队,跑住建规划局,跑镇政府、市政府,粗略统计了一下,已不下一百趟,至今仍是一证难求。

不发证,也不准其装修,陈正辉的新房就这样被闲置在那里、风吹雨打已三年,其80多岁的老父亲只能住在老旧危房里。他指着墙壁上的“最多跑一次”标语,愤愤地说:“省里说的‘最多跑一次’,我遭遇的是‘再多跑一次’。已经跑一百多趟了,谁能告诉我,接下来,我还要跑多少趟?”

观点:“最多跑一次”为何变成了“再多跑一次” ?

近年来,浙江省“最多跑一次”改革如火如荼、轰轰烈烈,已成为全省上下改变干部作风、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主抓手。在此大背景下,浙江乐清市却出了咄咄怪事:市民陈正辉三年跑了一百多趟而一证难求,以致感叹:省里说的“最多跑一次”,我遭遇的是“再多跑一次”。

“最多跑一次”与“再多跑一次”,发声相近而旨趣迥异。“最多跑一次”为何变成了“再多跑一次”?令人感叹,发人深思。

不难看出,乐清市住建规划局虹桥管理所原所长瞿康胜在其中起了“大作用”。这位瞿所长,执法严格起来很严格,让乐清市测绘院去陈正辉家测量了四次,还说“我就不相信你家建房没有违章。”宽大起来很宽大,对温州市人大代表周明明在农保田里建别墅违法行为视而不见、无动于衷。随意起来很随意,同样是超面积、超高度,对面积超200多平方米、高度超4.31米的,认为其基本符合规划补办条件;而对面积超22.97平方米、高度超1.6米的陈正辉家,就是卡着不办,谁也拿他没办法。在瞿所长那里,执法似乎就是拉橡皮筋,是松是紧,是宽是严,他随意拉,说了算。

瞿康胜为何力挺周明明而百般刁难陈正辉,个中原因有待细查。令人震惊的是,如此这般,他的行为却得到了乐清市规划建设局领导和同事们的默许、支持,甚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不惜公开撒谎:“我们没有接到虹桥执法中队关于陈正辉家建筑处置的征询意见函。”

或许在他们看来,“最多跑一次”改革离他们很远,陈正辉无权无势,非亲非故,可漠然视之,而瞿康胜毕竟是同事,抬头不见低头见,于是,明哲保身、好人主义、办事拖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护犊子等衙门陋习在这一问题上集中大爆发,导致陈正辉们办证无路、告状无门,“最多跑一次”变成了“再多跑一次”。

在乐清,仅虹桥镇一地,每年约有200来户建房户被市规划建设局认定为不符合规划补办条件而退件,不予罚款,也领不了不动产证,成为“黑房”。严格执行《城乡规划法》《浙江省城乡规划条例》固然没错,但必须指出的是,这些法律法规都作出了明确规定,规划主管部门对正在建设中的违法建筑负有巡查、监管、制止、拆除职责,乐清市规划执法部门为何不在农民当初违法建房时就出手制止,而非要等房子建成了再予退件处理、不给出路呢?

估计乐清市规划建设局领导讲起“最多跑一次”改革肯定也是头头是道、莺歌燕舞。但陈正辉的遭遇让人们明白了,有一种行为叫阳奉阴违,有一种状态叫“所长当权”,有一种毛病叫“肠道阻梗”,有一种懒政叫听之任之。这些毛病一日不治,“最多跑一次”很容易变成“再多跑一次”,陈正辉这样的办事群众往往只能在冷冰冰的搪塞前叹气抱怨。

(标题《《法制日报》一版批乐清:市民跑了一百多趟办不下一本不动产证》,作者 陈东升。编辑 戚祥浩。)